首页

我想要怎样的教研活动

  ——教研沙龙之“我想要怎样的教研活动”发言稿整理

  教研,有如温暖的一束光。捧在手心,心生明媚。

  若是你问我当下想要怎样的教研活动,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想要整合资源,锐意进取的教研活动;我想要跨越年段,扎实高效的教研活动;我更想要洗尽铅华,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教研活动。我愿倾其所有的激情和热忱,用心行走在教研的坎坷旅途,努力追随教研活动那束温暖的光。

  我本身是学英语教育的,毕业后同时跨语文和英语两个学科教学。12月17号在三鑫听课,无意中见到他们校报上一则新闻报道某一位老师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教完所有的拼音。当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震惊”。一般来说,我们完成拼音教学需要六个星期的时间。但是,那位老师,怎么那么有本事,那么够自信,一个星期内就完成所有的拼音教学?节省出来的大量时间她用来干什么了?深深佩服,也深受启发: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作为语文工具性或者说是拐杖的拼音,我们可不可以通过大量的阅读,在语言文字中充分的复习它、巩固它、练习它、运用它?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展类似高效的教研活动,让学生的生命成长拥有不一样的拔节声音?老师们难道非得时时刻刻背着学生走么?我们可不可以扶放结合,既让孩子扎实走路,又让他们自己去探索去发现另一片更美好的天空?我们可不可以开辟一条新的语文教学道路,让我们的老师教得更轻松,让我们的孩子学得更快乐?如果说课只是个例子,那我想,我们的老师,尤其像我们这样经验尚浅的新老师,可能在很多时候,都太过于低估我们的孩子。比如说,人教版二年级上册有30几篇课文,我们能否整合课程资源,整合单元教学,用两个月的时间教完所有的课文,余下的时间带学生进行大量的课外阅读呢?让我们的学生在学习语文书本的同时,能够获得更多更丰富的课外知识,真正做到两条腿走路。我们年级组的老师就有这样的想法,并希望在下个学期能够开展这样的教研活动。希望有学校有老师能够提供这样一个模式与案例供我们学习吧。

  我想表述的第二个观点“跨越年段”有感于11月去菊小听课。菊小的老师们别出心裁,用日本作家新美南吉的作品《去年的树》这一篇文章在不同年级进行上课,并借以呈现不同的教学目标,体现教学的层次性。让老师们通过目标的制定,明确的知道该教什么,怎么教,在此基础上,更多的关注学生学什么,怎么学,关注孩子在课堂上生命的成长与蜕变,收获与锻炼。作为新老师,因为这两年一直呆在低年段,我时常有这样的困惑:年段脱节。如果我不能站在高年段去看一看自己已经走过的路和即将要走的路的话,我怎么知道我要为三年级或是五六年级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我现在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衔接工作;如果我不去听三年级的课,不走进高年级的课堂,我怎么知道我的看图写话应该教什么,教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很多时候,往往是到了下一个年段,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上个年段应该有怎样的知识储备。然而遗憾的是,我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教学契机。如果我们能举行一些跨越年段、整合教学资源之类的教研活动,对照课程标准,设计个性课堂的话,我想,我们这群经验浅显的新老师或许会少走很多弯路,少些许教学上的遗憾。

  教研,给老师们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沟通、成长的平台。在这个梦幻般的教研舞台上,我最希望能够开展洗尽铅华,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教研活动。10月份去长沙听课,看75岁的贾志敏老师,不用媒体,不用课件,不用电脑,不用背景音乐,就凭着一张嘴,一支粉笔,一块黑板,上完了阅读教学《卖鱼的人》完整的两个课时。我敬佩这样的老师和如此平实厚重的教学姿态。一堂课,重要的不是老师的表演,而是学生的精彩。如果我们的课堂能少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那么课堂上是不是会更多一点实实在在?如果我们的课堂能少一点多媒体课件充斥,那样会不会留给学生更多思考和想象的空间?我们时常听到“以学定教”的声音,但大多数时候看到的确是老师在课堂上演绎自己的教案,关注预设多于生成。试问,我们将孩子摆在了心中的哪个位置?我想,不止是我,还有很多奋战在一线的老师,我们呼唤朴实的课堂,我们期待简单的课堂,我们期盼真真正正学生主体的课堂,简简单单教语文,扎扎实实提素质。以精品课程为例,我想当时研磨精品的初衷应该是希望能在很多时候给很多老师一种借鉴,一种学习,一种可供模仿的资源库吧。然,如果课件过多,表演过多,无关课堂的元素过多,那么,像我们这样的新老师,应该如何去学习?怎样去模仿?又将用怎样的方式和途径将别人的东西内化成自己专业知识的一部份呢?洗尽铅华,不为功利,方能真正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吧。

  多想追随教研的这束光,多想它润泽我们的教育生命和理想;多想紧握教研的这束光,多想它照亮孩子的童年和课堂。